德国哲学家:中国应向世界推广中文用词

中国应向世界推广中文用词
 来源: 中国译协网

中国人应找出源于中国但不可译的字词,避免使用方便但失准的西方译法。

很多人以为只要让多些外国人学习汉语,就可以推广中国文化。其实,还有更好的方法。

“翻译”足以左右大局,可以推广也可以窒碍文化,所有作家都应注意“文化产权”的不成文规定,即什么时候翻译、翻译的作用,以及何时须避免翻译。

英语经常被誉为“国际语言”,却不是“全球语言”。“全球语言”必须吸纳数以千计非欧洲语系的概念,包括中国、印度和日本,以及其它地区。

当前,中国学者致力推广东亚用语成为全球通行的词汇:汉语诸如“天下”(常译作“under heaven”)、“圣人”、“君子”,甚至带有神话色彩的“龙”。

原因简单不过:科学家对动植物及物质类别已有一套词汇,而文化意念词汇才刚开始建立。

资本主义教导我们国家需争取市场席位、天然及人力资源。事实上,国家还需推广自己的常用语。笔者认为中国艺术家、作家、记者及学术界人士(即使他们是国际人物)都应该选择使用正确的中文名称及用语,而非使用有误导性的英语译法。

原因何在?因为在现实中,要是我们将名字、意念及发明交予别人,这些人可能迅速将其重新命名,并理所当然拥有诠释该意念的权利,德国人称之为“解释权”(deutungshoheit)。

之前鲜有人察觉到这个问题,令人十分惊讶。人们爱争夺商标注册权、专利权、出版权及知识产权,可是涉及文化创意的事物,亚洲人最先想到的却是:美国人会怎样叫?

翻译是极其古老的行业,将世界缩小至我们认识的范围。但随着数字年代来临,人们可通过计算机增加对万事万物的认知,如今可以找出“不可译”的文化字词,并将其还原为“世界历史”的一部分。

日本较中国走得更前。很多西方读者都听过一些带有浓厚日本色彩的用语,例如:寿司(sushi)、相扑(sumo)、禅(Zen)、海啸(tsunami)、漫画(manga)、动画(anime)及日本天皇(Tenno),都源于日本社会文化,由于欧洲语系无法将其文化背后的意义完全译出,因此这些字词便获得直接收纳。

中国人也应找出源于中国但不可译的字词,并避免使用方便但失准的西方译法。

所有文化都蕴含珍贵独特的知识,但西方采用的外国用语当中,大部分都来自娱乐或美学领域,例如功夫及风水。

然而,在政治、经济、人文及社科等领域,“全球语言”经常将中文排除于外,这个情况是可以改变的。

Language Imperialism & The End of Translation (2015)
Language Imperialism & The End of Translation (2015)

中国和日本不是孤身上路,另一个文明古国印度也想在全球语言上分一杯羹。一些带有印度色彩的字词,例如化身(avatar)、上师(guru)、学者(pundit)、业(karma)及瑜伽(yoga),已成为全球通行的词汇。

我们不能期望所有西方人学习中文或其它外语的大量生字、文法及词源学,但总可以向外推广中国重要的概念模式、名称及术语,让外人知道什么是“中国梦”。

翻译已有几百年历史,要与之对抗绝非易事,但并非不可行,我们需要做的是让世人意识到全球各地语言的词汇背后都附有其自身的概念,相互之间并没有雷同之处。

名称是全球资源,新旧事物、不同意念和概念不断出现,采之不竭。

翻译是一门古老和不科学的行业。在今天的数字年代,我们仍要简化通讯,但同时不能摧毁信息。没有人可以把这么多的词汇记牢,现在有了计算机硬盘及数字化的百科全书,有助日后打造全球语言。

东方文化大国应加紧找出各自文化中的主要用词,将不可译的字词推而广之。

中国如不为自己的字词争取一席,所谓的“世界历史”永远只会由西方演绎。

(摘自发表于2013年6月5日《南华早报裴德思署名文章 《中国日报》编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