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哲学家:中国文化是时候反击了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2月15日文章】题:中国文化是时候反击了(作者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研究人员裴德思

在龙年这一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家。在蛇年,中国应当把握机遇,推广中国文化知识。

中国的主要挑战,在我看来,并非仅仅是与西方国家进行自由、经济与物质资源的竞争。真正的挑战是再度用中文书写“世界历史”,而唯一的途径是推广中文词汇。

正如孔子曾经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然而,放眼国际,在西方圣经和哲学翻译的强烈攻势下,表达中国思想理念的正确名词几乎无一幸存。西方表达中国概念的词汇扭曲了这些概念的实际本质。

Language Imperialism & The End of Translation (2015)
Language Imperialism & The End of Translation (2015)

到目前为止,中国仰仗两套(西方引入的)罗马化系统:威妥玛和拼音。尽管有些中国概念,比如阴阳和功夫,已经被西方接受;但是似乎没有积极推广汉语词汇在国外使用的语言政策,至于科学和人文领域就肯定没有了。

中国的国家英文出版物也没有普遍坚定自信地使用中文词汇。是的,中国推广汉办,即在全球所有重要文化中心都有设立的“孔子学院”,但这些学院教授的是汉语,并不推广中文词汇。他们在国外甚至不叫汉办。

现实情况是:西方发明了很多东西;但并非一切都是西方发明的。

我经常感到困惑的足,许多中国同仁欣然把所有中文词汇的原创性拱手让给外国译者:这是什么,麒麟?让我们叫它“unicorn”,怎么样?那是什么,龙?那我们就叫它“dragon”吧!

当然,你虚构的东西是无害的损失。但是,中国、损失了社会学领域的几乎一切:文明?中文里的civilization;大学?中文里的university;圣人?中国的sage或philosopher。但是,这些词之间是不对等的。中国被置于这样一种处境,即它把自己的政治理论对外宣称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果历史学家希望通过单纯用“西方思想”注解“中国思想”来迎合西方权威的话,那么外国人有什么理由去干预中国文化的自甘堕落呢?

中国应当像关心她的土地和海洋一样关心她的“文化产权”。成为思想的发明者或者名称的所有者,具有很大的好处。让我们不要搞错:西方现今理解的中国只是西方术语堆砌出来的中国,而非中国术语堆砌起来的中国。

伊斯兰世界和印度教世界在使英语这门国际语言丰富壮大方面都远远走在汉语世界的前面。我们不能让所有美国人和欧洲人学习汉语,但是中国人能够做到的是,教导西方大众理解重要的中国关键概念。现如今,即便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西方人也未曾听说过仁、大同、天下或天人合一等说法。

像世界所有民族一样,西方人也有好奇心。如果有人给他们送去汉语分类系统,他们会翻找查看,熟悉这些概念并将其内化。他们会不再称呼君子为“gentleman”,而是把君子叫做“junzi”。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